Victoriashrimp0328

alright.

这么多年 一直把『社会人』的要求看得至高无上,忽视『自然人』的情感属性。
或许你们早就习惯角色扮演,但是我不喜欢。
我回家,不想受到你们习惯的指挥或命令。我19岁了,不需要你们随时来看着我在干嘛,不需要你们耳提面命我应该做什么。大家各有各的事要忙,反正只是仪式化地询问,何必作严父模样。
觉得我幼稚也好,恨铁不成钢也罢,请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太多时间,你们有你们自己的人生,我不过是你们生活的一部分。
你们常说"我们没有给你压力"。
是,高考的时候,你们说"考上哪里无所谓"。你们说这只是人生的一个过程。
可是考完数学我打电话说"我就是考三本也要走哦"的时候,不耐烦地打断的人是你们。
出分后,问我要不要去复读的也是你们。
大学的时候,你们说,"及格就行了,60分万岁"。你们说,"成绩不重要"。
可是,说我专业没前途的是你们,把我拿到的奖学金的事说出去的也是你们。
初中因为买了一个包,说要把我送到镇上的人是你们,现在总是说着"你怎么不会打扮,你怎么不像别的女孩子"的人也是你们。
总是跟我举例别人考上了XX大学,谁又上了报纸,谁谁多会处事的人是你们,质问我为什么没有自信,为什么胜负心重的人也是你们。
说我没有别人考的好的人是你们,说别人考的比我差以后以后说不定混的比我好的人也是你们。
你们的社交联系,永远高我这个人一等。
你们的面子,别人的感受永远高我的感受一等。
小时候因为没有叫出转校前学校里的叔叔的名字,在某个银行外面,你说我是白眼狼。
我好小,但是我记得很清楚。
敬酒反应慢一点,回去的路上必定会说"夏薇点都不会为人处世"。
高中的短假,吃饭前我掏出小练习写,叔叔说,夏薇好认真哦。你说,"都是作秀。"我负气回家,在电梯里当着别人的面敲我的还是你。
长大以后,我常常感到一种无力感。无论我怎么做,都是不对的,我总是比不上别人的。期末考试这种事都能让我压力大到近乎崩溃。而你们觉得很生气"大学了还为了这点事哭鼻子?"
你们生气可以直接扣掉我的电话
我呢?我只能继续去吃我的饭,复我的习。继续听你在半个小时后的电话里说"不要有太大压力,我们对你没啥要求"。
我去生谁的气?
我只能生我自己的气。
你们是父母,你们怎么都是为我好。谢谢,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承受了。

第一次见狗子游泳
这只金毛泳技真是十分了得了。

(149/365)

一开始以为是文学
后来觉得是心理学
再后来觉得是社会学

对于群体中的孤独的叙述和今天的《大护法》主旨惊人的一致。
《孤独六讲》很有意思,安利给大家。

(148/365)

跟秋香去 跑了个步 ,-)

废园。

这是一张多么符合现在心情的照片啊嘤。